昨天在车上他兴致勃勃地给我讲了前天的故事:晚上训练结束时,他正在场边写训练记录,金志扬老远看到他,打了声招呼,“嘿!天津卫!”小梆子很是兴奋,“嗨,金爷!”当时小梆子正和于根伟说话。于根伟纳闷儿:“不对啊,‘金指’怎么变‘金爷’了?当初民园体育场喊‘金志扬下课’,你不是这动静啊!”“小梆子”解释:“那是为天津队着

急。可金指私人关系跟我那没得说,小组赛在昆明打印尼时我没票,我就给金指打电话,结果老金一句‘明天我们在拓东体育场训练,到时你来拿票就是了!’嘿,到那儿老金就塞了两张甲票给我,多给面子!”

“小梆子”作为球迷真是幸福,因为有企业赞助,短短两年时间,他已经去过荷兰、比利时、卢森堡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泰国等地,阅历比很多体育记者还要多。为此他感到骄傲并振奋,“都说我们球迷疯狂,那是因为足球是我们最大的快乐。就像现在,国家队的训练我一天不看就觉得心里不爽,看到他们训练我就踏实了。我没有太多的志向,就想把球迷这档子事弄好,弄得热热闹闹的,他们踢好了,我玩美了,我就高兴了。米卢不是说快乐至上吗?我现在就很快乐!”

“小梆子”还跟我介绍了他最近的安排,“我的房间现在都快成画家工作室了,我买好了颜料,比赛那天会有很多中国球迷到我房间里来,我给他们画国旗、涂油彩,我这次的旅行包里有不少球迷助威时穿的T恤,到时候一人一件,看台上一定要整齐,口号一定要响亮,让他们见识见识中国球迷的风采!”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